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美食特产
5秒

湘西烧烤北京鸭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21日 点击数: 字号:

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

(0/0)
暂无简介

陈  勇

写下这个题目,突然怀念起“南橘北枳”这个津津乐道的故事。

不是吗?美食是没有地域的。

湘西烧烤很有名吧?北京烤鸭很有名吧?一南一北,两般风味何处兼而得之?

湘西烧烤,是一家店,开在龙溪江畔。北京烤鸭是一道美食,店里的头牌。

戴着高高的白色帽子的师傅托着晶莹的瓷盘进来,脚步还在包房外,沁人心脾的酥香已经先前到达,撩拨着每一粒味蕾。你看,洁净的瓷盘里,枣红的鸭片,雪白的面皮,青绿的葱丝,还有深褐的蘸酱,全用淡淡的肉香包裹,舌尖还没来得及“饱福”,眸眼早已浸润幸福的快感。对了,美食总讲究“色、香、味、形、意、韵”,而且,“色”字排第一,只要看看,就会觉得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秀色可餐,但毕竟不如“餐”得实在。

师傅满意地站在一旁,他说啊,这烤鸭得裹着吃,就像东北的汉子婆姨用大饼卷大葱,呼啦啦的是一种席卷的气势。但到了水乡的江南,“大卷”自然柔化为“小曲”,有点像江南女子的秀气。

师傅示范——若得秀气的女子示范,绝对另一道风景——那将是,白晰润泽的手,如葱的指,轻轻拣起一张面皮儿,小巧地摊开在玉润的掌心,筷子蜻蜓点水,一张似焦还嫩的鸭肉片乖顺地趴到面皮上,再点上青绿的葱丝,酱嘛,依了个人的味蕾随意蘸点,再美美地曲卷面皮儿,裹紧馨香葱香酱香,轻轻咬一口,酥而脆、焦还嫩、鲜予美,香盈满口、味入舒蕾……每一道感官都欣欣然起来,其中美妙滋味,任何描写都是徒然。

当然,像笔者这般莽夫,秀气是学不来的,鸭肉、葱丝胡乱一卷,塞进嘴里一阵乱嚼,然后灌一口浓烈的包谷老烧,吃得个自在,香得也透彻。

师傅说,烤鸭之美,可以追溯到辽金时代。而让其美名远扬的,是乞丐出身的太祖朱元璋——别打岔,千万别想到“叫化鸡”上去了,这里是在说鸭呢——大明时候,北京的老百姓特别爱吃鸭,太祖也爱吃,据说是爱到了“日食烤鸭一只”的程度。为了拴住太祖的胃,牢实自己的铁饭碗,宫廷里的大师傅们想方设法钻研鸭子的吃法,琢磨出个“烧烤”的良方,从此定格了北京鸭的上佳风味。

北京烤鸭的名气的确很大,还在小学的时候,就在某篇课文中看到“北京烤鸭”这四个谗谗的字儿。哇!那时候啊,就老在想,北京真是个好地方,可是太遥远了,不知道能不能邂逅这一场美丽的期盼。

这下好了。经济蓬勃,高速纵横,阡陌相通,四海一家。就连这小小的鹤峰山城,也有了湘西烧烤,有了北京烤鸭。不得不承认,这是味蕾的福气,更是美食的福气。一盘北京烤鸭,南北风味于一席,东西情致自一家。可惜,只有懂得细品的食客,才能在小巧的鸭肉卷中,品出超然物外的获得,如入尘,也如出尘。

湘西烧烤的师傅们做菜很讲究,烘烤好的鸭肉片片剖开,鳞次铺在洁净的盘子里,剔了肉的鸭架子,正好炖点冬瓜,任由食客不时涮点青菜,啜口淡汤,美滋滋地余香,酣畅畅地品咂。可能,这样的做法,正适合女生的娇气,既饱了胃口,又养了身姿,合为一个“划算”。

沁香的烤鸭入胃,怡人的舒坦蔓生。不过,却也渐渐有了些许的遗憾。若是,这饱福的点,不在简雅的餐厅,而在秀竹摇曳、山风拂面的屋外,或是说,餐厅的主人在墙上点缀竹林溪涧、小桥人家,是不是更有一番风味呢?

毕竟,美食是没有地域的,风景风情也自然没有定根。只要想得到,并愿意得到,就一定可以得到。

你看,湘西烧烤北京鸭,不就是最生动、最美丽、最撩人的诠释吗?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