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鹤峰网>人文频道>鹤峰印象

【过年进行时】裹满年味儿的猪头肉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年02月15日 点击数: 字号:

陈冬玲

在鹤峰,到了过年,不吃腊猪头肉那是没有年味儿的。

大学寒假陪妈妈打年货,体会到了鹤峰菜市场的热闹非凡。大大小小、造型别致的背篓、菜篮挤来挤去,成为菜市场的一大亮点;小商小贩笑眯眯地忙着收钱;孩子们牵着大人的手好奇地东张西望。在阵阵喧哗中,远处的那间小肉铺格外显眼,摆在肉铺案板上的熏炕腊猪头一个个被装进菜篮带走,又一个个被摆上案板,像是生产车间的一条流水线。

猪头肉的美味,在鹤峰家喻户晓。烧猪头、煮猪头、吃猪头,鹤峰人个个是行家里手。

鹤峰是有名的腊肉之乡,当然也就少不了腊猪头。腊猪头的腌制工序,因地而异,也因人而异,最复杂的有三道工序,在开始宰杀年猪时,人们将完整的猪头剖开,去毛、洗净、沥干,并在猪头肉的表面涂上一层盐,挂起来晾干,这是第一道工序;晾放一段时间后,用半锅清水,水中放加适量生抽、砂塘、五香粉及盐,将晾干后的猪头放进去煮开,第二道工序叫“紧水”;最后将白酒与生抽调和均匀,均匀涂抹在猪头表面,腌制一晚上后。将淹透的猪头挂在火炉上熏烤。圆锥体的猪头,剖开后挂在炕上,就像一个厚厚的扇面。

别看猪头肉被熏得蜡黄发黑,味道可是相当可口,有种独特的柴火味道。端上炒好的腊猪头,瞧着色泽红润,尝着香糯浓醇,孩子们叽叽喳喳地伸出筷子吃得油光满面;叔叔、伯伯们用猪头肉下酒,喝得是笑语欢天;姑姑、姨妈们们往往是等孩子们吃好了才肯动手,小孩永远是她们的上天。满满的一大盘,不一会儿便空了。

我们那儿还有一种传统吃法,叫做“手撕猪头肉”。将一个腌制完整的猪头,用木制大蒸笼蒸熟后,放在脸盆里,一家人围在一起,用刀切几个口,用手抓着吃。

每年回老家,奶奶就会准备好蒸熟的猪头肉。刚蒸好的猪头,金黄金黄,冒着热气,热气里飘着诱人的肉香,汤汁已将干瘪的猪头充盈饱满,大耳朵、肥脸盘、有鼻子、有眼睛,特别是那微微上翅又丰满的猪拱嘴,憨态可爱。

噼哩叭啦的鞭炮是大团年的序幕。窗外还飘着雪花,寒风在林间呼啦呼啦地刮过,掩映在茫茫白雪中的农家,却温暖如春。我们围着火炕,一大家人聚在一起,桌子上摆着诱人的猪头肉。不管有多烫手,咱们都不在乎,用手一块一块撕下来往嘴里送,那肉质鲜美、油润不腻、香糯可口的滋味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。

奶奶喜欢坐在一旁看着吃得热火朝天的一家子,小孙子用油晃晃的小手递给她刚撕下的猪头肉,奶奶将肉喂进了孙子嘴里,心满意足地笑着。爷爷笑,农村的日子越来越好;爸爸妈妈笑,今年的收入要比去年高;孩子们也笑了,假期作业早已完成,无拘无束的好长一段时间了。

小小瓦屋内灯火通明,热气腾腾。一家人围在一起吃肉,聊天,看晚会。忘却了屋外的大雪纷飞,寒风刺骨,尽情享受着这一刻的美满。一只大猪头,寄托着一家人年节里舌尖上的全部美好。不知是年味渲染了猪头肉,还是猪头肉对大年情有独钟,人人都沉浸在温暖的小屋里,感受着团圆的愉悦。

猪头肉不仅是道菜品,还代表了年。以往只有到了过年的日子,才能品尝到它的美味。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,时时刻刻都能吃到猪头肉,却少了春节家人啖食猪头肉的欢畅情景。除夕年夜饭的内容更是丰盛多样,不拘一格,传统方法烹制的猪头肉渐渐成了难忘的记忆。老人们说正月祭头,腊月祭尾,过年吃了猪头肉,一年做事都有头有尾,顺畅着呢!现在,看着菜市里静静放置在菜板上的猪头,我仿佛又回到了老家,闻到了那猪头肉的浓浓香味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
推荐阅读: